服务热线:0757-63319555
职场专区直达: 建筑人才专区 |服装人才专区 |IT人才专区 |鞋业人才专区 |农广人才专区 |劳务资源专区 |生物医药人才专区 |汽车人才专区
城市真正短缺的是啥人才?

    一直以来,各地的招商热情都是无比浓烈的,低价给地、税收优惠、专项扶持资金、贷款贴息等等,奋力吸引优质企业前来投资办厂。通过引入优质企业,可以快速做大地方GDP蛋糕,并在全国区域经济总量竞赛中拔得头筹。
    人才人力网业务员观察,时至今日,曾经奏效的招商引资手段,似乎悄然发生着变化。目前企业发展的最大瓶颈不是资金、厂房、土地,而是员工短缺。
    一方面,人难招,经常招不到像样的、认真干活的员工,更不要提有点技能的熟练工了;另一方面,人难留,招进来的员工,流失率很严重。
    这些新进员工,90后居多,原先很多就住在工业园区,因拆迁,家里补贴到两套房和一笔现金。物质富裕了,工作就懒散了,对于这些年轻员工而言,工作愈发成为一件可有可无的事情,稍有不顺就会选择辞职不干。更有甚者,干一个月休息一个月,等花完工资才会重新找下一份工作。用工荒背景下,反正不愁找不到工作。
    过去几年,当地政府大力引进了一批本科及以上学历人才,但对于引进学历更低的产业工人、对于培育产业工人群体,当地政府却无所作为,稍有技能的产业工人都极度紧缺。
    为此,企业提前做了用机械替代人工的布局,花巨资建造了一个自动化的厂房,以应对未来生产线工人短缺的风险。但即便这样,产业工人的用工荒依旧给企业的未来发展蒙上了一层迷雾。
    首先,要招聘到合适的营销队伍负责人,不仅要给予高额的工资和提成,还要为其配置一辆不错的公务车,这似乎已经成为行规。
    其次,对于普通员工,一定要允诺每个月组织他们聚餐、喝酒、唱K,因为在他们眼中,开心和娱乐比工作和工资本身更重要。
    老板坦言,目前招人真的很难,稍微有点技能的员工,要价很高,导致企业招聘成本水涨船高,除了付出较高的工资之外,有的还得解决住宿和配车,并给予日常定期的休闲娱乐,否则招进来也留不住,“当老板这几年,真的都是在给员工打工,心累。”
    “人”正成为越来越关键的因素。地方政府曾经在人口红利下无往不利的招商引资手段,可能要部分失效了。除了土地、房产和税收优惠,能不能在当地轻松招聘到合适的产业工人,似乎也要成为企业老板选择入驻的重要考量。
    “新生代”工人缺什么?
    2009年12月17日,美国《时代》周刊揭晓了2009年的年度人物,“中国工人”群体入选时代周刊年度人物,并位居榜单第二位,仅次于美联储主席伯南克。
    关于“中国工人”的上榜原因,《时代》周刊写道:
    中国今年能成功保八,归功于数以千万计背井离乡的中国工人。
    正是这些男男女女,他们过去的奋斗、现在的思考以及对未来的看法,引领着世界经济走向复苏之路。
    十年过去,“中国工人”这个群体已发生巨大的变化——“英雄迟暮”,他们中的大多数已不再年轻,时代周刊“感谢中国工人”的字样已成为一个时代的缩影。
    统计局数据显示,人口红利拐点在2010年就已显现,总抚养比(非劳动人口/劳动人口)在2010年触底之后开始反弹,老年抚养比(≥65岁人口/劳动人口)上升趋势则更为明显。
    截至2017年末,总抚养比和老年抚养比已经分别上升至39.25%、15.86%,意味着每100名劳动人口大致要负担39名非劳动人口,其中老年人口约16个。
    同时,经济学人智库预计,到2030年,我国老年人口抚养比将接近30%,这意味着每100名劳动人口大致要负担30名老年人口。可想而知,未来的老龄化压力有多大。
    幸运的是,老一代中国工人集体谢幕所带来的负面冲击,正部分被“新生代”工人的崛起弥补。这些80后、90后的“新生代”工人已成为劳动力市场的主力。
   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《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》,2018年农民工总量为2.88亿人,其中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农民工占全国农民工总量的51.5%,“新生代”工人占比连续4年快速上升。这些“新生代”工人中,80后与90后旗鼓相当,其中,“80后”占比50.4%,“90后”占比43.2%,“00后”占比6.4%。
    不幸的是,这些“新生代”工人与老一代农民工相比,离“肩负重任”还有较大差距:
    一是学历依旧普遍偏低,大多数都未完成高中阶段教育,这是新旧产业工人群体所面临的共性难题。在全部农民工中,未上过学的占1.2%,小学文化程度占15.5%,初中文化程度占55.8%,高中文化程度占16.6%,大专及以上占10.9%。
    二是特定技能有限,大多数“新生代”工人也没有系统接受过职业技术教育,他们的专业能力并不能有效满足当今产业结构的需要。相比前些年,最近几年技术的更新换代愈发快速,对“新生代”工人的学习能力、行业技能正在提出更高的要求。
    三是对待工作的态度和责任心,“新生代”工人离老一辈差距甚远。
    正在逐渐消失的人口红利、幸运与不幸交织背后的“新生代”工人,让“招工难”、产业工人技能缺失问题成为企业老板每天都要面对的难题,老板们很焦虑,不知如何突围。
    在过往地方政府的“筑巢引凤”计划中,给地、给房、给税收成为政府吸引企业入驻的常规手段。在企业发展早期,土地、税收等优惠政策的正面影响是立竿见影的——低价拿地、获得政府高额税收优惠,可以大幅减少企业初期的成本费用支出,使很多企业在盈利困难的时期顺利存活下去,以至于很多企业在进行入驻的时候,往往会把这些与金钱直接相关的权益考虑的清清楚楚。
    然而,纵观国内外经营成功的公司,其基业长青的基础,绝对不在于政府扶持政策,而在于自我造血、持续盈利,这一切的基础在于人才。对于互联网型、科技型企业而言,高端IT人才是基础,但对于生产制造型企业而言,产业工人,尤其是具有一技之长的熟练技工,是关键。
    因此,面对愈演愈烈的产业工人短缺的难题,地方政府当有所作为,除了给地、给房、给税收,“给人”甚至更为重要。
    具体“给”什么样的人?不是大学生、硕士生、博士生,而是能够忍受车间重复无聊工作、具有一定技术能力的产业工人,这些人往往学历较低,是地方政府人才引进战略中最容易被忽视的群体,是“招人难、用工荒”问题的主角,但又是最不可或缺的。
    对于地方政府而言,可能至少需要做两方面工作:
    一是在大幅降低本科生等高学历落户门槛的基础上,同步定向降低具有熟练技术的产业工人的落户,多给予这些人群优惠政策,以吸引更多产业技术工人的汇聚和流入。
    二是加强区域内“新生代”工人的职业教育培训。当下,在毕业生人数上,本科及以上学历人才跨步大跃进,职业教育毕业人才却明显下滑;在人才需求上,早些年被哄抢的本科生已不再吃香,在后人口红利时代,具有熟练技术的产业工人才是“香饽饽”。如此“一上一下”,使得人才的需求与供给极度不匹配,导致我国持续进入“大学生就业难,但技术工人用工荒”的怪圈。
    打破怪圈,唯一的出路可能是齐头并进,在推动本科教育向应用技术大学转型的同时,大力推动对低学历人才的职业技术教育。
    更为重要的是,我国当前正处于产业升级和转型的新时期,客观上也要求“新生代”工人能更快、更好的掌握与产业转型相关的新技术。对于这些学历普遍较低的“新生代”工人而言,职业培训无疑是最快的捷径,需要地方政府给予最大的重视。
    过去的十几年,我们国家培养了太多的本科生,但在职业教育这一块,却没能有效赶上发达国家的步伐。在全球老龄化、产业工人用工荒背景下,德国、日本等以制造业为主的国家就十分重视职业教育。

         【人才人力网